快三高手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快三高手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2 13:45: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受到敌对媒体的攻击,这是任何一位总统都不曾经历过的。(比如)离得最近的上面那位绅士,”特朗普一边指着林肯的雕像一边继续说道,“他们都说没有人比林肯受到的待遇更糟…我认为我就遭受到了更恶劣的对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疑问,如今得到了回答。海外网注意到,美国发生暴乱后,克鲁兹跟随特朗普的脚步,指责“反法西斯主义运动”(Antifa),要求将其定义为“仇恨团体”。克鲁兹还在社交媒体上直接称呼示威者“恐怖分子”,他称,“请勿募集资金来支持暴力骚乱,每个人都应反对正在烧毁和抢劫非裔及西班牙裔小企业的Antifa恐怖分子。”然而,CNN在文章中表示, Antifa组织松散,是一个可以涵盖各种左翼抗议者和反政府人士的词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特朗普不加掩饰的双重标准相呼应,他的“队友们”面对抗议者的画风,也仿佛失忆了一般。去年,不少美国政客跳出来支持香港暴徒,CNN特别提到了两个人——克鲁兹和卢比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的香港“修例风波”中,美国部分政客一直支持香港暴徒上街,并宣称他们的暴力和违法行为“不影响该运动的核心要求或合法性”。然而,CNN指出,当美国因黑人乔治·弗洛伊德(George Floyd)之死而陷入广泛的动荡、引爆公众愤怒时,美国总统特朗普及政客的反应却截然不同。上周末,特朗普发布了一系列引起争议的推文。他称美国的抗议者为“暴徒”,指责媒体煽动动乱,威胁部署军队,声称动暴乱背后的人是“本土恐怖分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议者在白宫附近的一处公园内点燃美国国旗(图源:美联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就在这一天,当特朗普谈到公共卫生问题时,他透露自己一直在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作为预防性治疗。这让官员们感到震惊——尽管也同样是他的政府发出警告,称这样做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心脏问题。而特朗普仍执意如此的原因也仅仅是“收到了(羟氯喹的)正面反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日,在不少州开始放宽隔离政策并开始允许商业活动回归正轨时,特朗普却将自己定位为疫情时期的“国家的拉拉队队长”,并在林肯纪念堂接受福克斯(FOX)新闻的采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卢比奥,所谓“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”的始作俑者。他去年8月讲了这么一段话,“香港警察加强使用武力并将示威者定性为暴力罪犯令人震惊”、“应禁止警察使用暴力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(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至今日,一直困扰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、警察虐待等问题仍然广泛存在。CNN认为这让香港许多所谓的示威者陷入了尴尬境地。他们可能觉得自己与那些在美国走上街头的人站在了一起,但又担心自己可能会被美政府的“盟友”疏离,因为几乎所有“盟友”现在都对美国的抗议者采取强硬立场。